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注册 忘记密码?
您现在位置:IT科技网 >> 体育 >> 综合 >> 浏览文章

德稻万德伦:真正被市场接受才是可持续设计

2016/7/21 16:01:34 加入收藏

德稻耐用产品设计大师万德伦(Dirk Wynants)教授领衔的“SIVA·德稻实验班”可持续家具设计专业2015-2016学年第二学期作品展于2016年7月5日17:00在上海视觉艺术学院德稻上海中心大厦1号展厅开幕。

设计师简介

万德伦(Dirk Wynants),国际著名的(户外)家具及设备设计大师,著名设计公司Extremis的创始者及艺术总监。他领导的Extremis公司从诞生起就得到了现代设计行业的广泛认可,并因其创新、引领时尚的设计而获得一系列大奖,如今已成为国际设计领域的顶尖公司之一,其产品在世界各地最高档的家具店销售。万德伦教授擅长因地制宜,制造耐用、实用的户外家具,其作品荣获红点至尊奖(工业设计界“奥斯卡”)、IDEA银奖(美国主持的唯一一项国际性工业设计大奖)、室内创新奖(国际家具产业的“奥斯卡”)等大奖。

过去与未来家具设计汇报展

德稻耐用产品设计大师万德伦(Dirk Wynants)教授领衔的“SIVA·德稻实验班”可持续家具设计专业2015-2016学年第二学期作品展于2016年7月5日17:00在上海视觉艺术学院德稻上海中心大厦1号展厅开幕。

本次作品展览分为两个年级,是可持续家具设计专业的核心课程《设计项目》的期末设计项目,两个年级的项目主题是承前启后的关系,这也是课程设置与众不同的地方。大一、大二夏季学期项目展 “Past Present Future Perfect”,让学生体验了一场时空穿梭。

大一学生回到了过去,再现情景,探索当时人类的需要,在现在这个时间点,为过去设计一款产品。大二学生出发去了未来,创造情景,探索将来的新材料和新科技,在未来这个时间点,为现在设计一款产品。因此其展览得名“Past Present Future Perfect”:以语义上的时空穿梭作为工具,开发并完整呈现出意味深远的实用创新产品。就这个具深远意义的设计汇报展,PChouse采访了Dirk Wynants(万德伦),就可持续设计进行了深度访谈。

Q:关于这次展览的主题,当时是怎么想到用这样一个主题的?

A:关于如何命名这个学期汇报展,我们的项目团队也做了很多思考,需要给学生一个方向,让他们知道作品围绕着什么主题来设计。做项目展必须要想到如何包装它,给它找到一个载体。这个主题的想法主要来源于一部电影《太空漫步》(2001: A Space Odyssey),这部电影主要围绕着过去和未来,因此我们就把这个项目定位在大一为过去设计,大二为未来设计,以此作为给学生的一个练习。我们汇报展的一段开场音乐就来自这部电影;一楼(德稻上海中心大厦1号展厅)有一个很高的黑色柱子,这也是电影里不断提到的一个元素。通过这部电影,可以让学生站在他们的角度,对未来、对过去提一些疑问。

Q:对于这次可持续家具汇报展有一个什么样的期待?

A:很多其他学校的设计专业侧重在培养学生的技能上,比如工程师就可能侧重在理论、数据规则学习方面,而我们侧重培养学生的创造力。人们从出生的时候就是有创造力的,包括小孩子都是很有自己想法的,但是经过学校的教育,家长的灌输,很多人失去了创造力,我们这个实验班就是培养学生怎么去思考,怎么去质疑,怎么有自己的想法,而不是一味接受别人告诉你的东西。这一点也体现在我们这一学期学生的展品上,可能他设计的东西其实是没有实际使用价值的,但是通过他构思到最后完成这个过程,你可以体会到他怎样思考,怎样打破常规、突破创新。

Q:在这一学期学生的作品中,是否有令你印象深刻的展品?

A:我并不关注学生作品哪个最好,我享受的是整个过程。从当初把学生招进来到现在,两年来,我每隔两个月会过来一次,我能看到学生在这个过程中的变化,可能他们自己并没有意识到他们发生了多大的改变,但从我的角度来看,他们都有很大变化。从一开始没有自己独立的想法,到最后能自己完成一个设计,我更看重的是这个过程。我们可以从这些学生的作品中看出,他们走出了自己的“舒适区”。也许每个人的设计最终呈现出来的都是非常简单的产品,但是从他们一开始的仅仅一个想法到最终设计出来,然后通过自己的故事或者小品,给你们介绍他们的东西,整个过程中,他们是不害怕丢脸的。因为部分中国朋友还是比较爱面子的,而作为一个好的设计师,必须要不害怕丢脸,不害怕做和别人不一样的东西,这一点也是能从学生的作品中感受出来的。欢迎采访结束后去参观学生的作品,听他们讲述作品背后的故事。

这些学生现在是大一、大二,到了大三大四他们会更有时间设计成品,但目前阶段主要还是考验他们的思考能力。我们是“可持续家具设计”专业,德稻教育还有很多其他专业,我们也在考虑如何能和其他专业,比如服装设计专业结合。因为作为一个设计师,不仅仅是学习一个领域的设计知识,需要接受全方位的其他设计领域知识,这是成为一个好的设计师的前提条件。对这些学生来说,他们现在还没有能力理解我们为什么要给他们灌输不同领域专业的知识,但是等到他们大三、大四,那时候也许就能领会我们背后的用心。

可持续设计 为每一件产品找到存在的理由

我们的世界充斥着太多设计不良的产品。设计师应为他向市场推出的每一件产品找到存在的理由。设计优良的产品能满足我们的社会需要,而设计师对产品功能,品质和耐用性的敏锐眼光还能使产品具有附加价值和创意。另外,对设计师而言还有一个终极挑战,就是培养自己对产品外形的鉴赏力,从而使得他们设计的产品在审美上也具有可持续性。

Q:在领衔“SIVA·德稻实验班”可持续家具设计专业之前,您的主要工作是?

A:来德稻成立工作室之前,包括到现在,我的工作是一直不变的,我有自己的设计公司和设计工作室。

目前在德稻工作室主要有两块业务,一个是设计、一个是教学。在设计行业工作了这么久,设计给我带来很多东西,而现在是时候回馈社会了:在德稻成立一个教学项目会非常有趣,同时它也给了我反思自己设计的机会。在此之前,我的工作是按部就班的,我投入的思考也有限,而现在,在给学生授课的过程中,我不仅要想怎样去教别人设计,还要去反思自己以前的工作,这于我而言同样是获益匪浅的。

Q:您自己如何理解“可持续”这个词,以及您认为“可持续家具设计”应该具备哪些要素?

A:很多人一提到“可持续”就会想到废物处理和循环利用,但这只是从材料层面上来说的。从我的角度而言,考虑到可持续发展的时候,更重要的是必须要考虑这是怎么样的产品,是否要把这个产品放到市场上去卖。如果要面向市场,就要考虑更多因素。比如,它是否创新,它是否和现有产品不同,这个产品生产出来是否能够在更高的层面上提高人们的生活,这就是我理解的“可持续”。

生产商会先想着怎么卖出这个产品,最后才会考虑到为什么要生产出这个东西,而对我来说,会先考虑为什么要生产这个东西,怎么生产,最后才是生产对象。这也是未来的设计态度,如果没有先考虑为什么生产,那就意味着你生产出来的东西可能是不被市场接受的,等于是一种浪费,浪费就意味着不是可持续发展。

Q:您近几年在可持续这个领域做着什么样的努力,其中的困难之处在哪里?

A:虽然我们的课程名字是“可持续家具设计”,但我需要强调,我们设计的是可持续产品,不止在家具这一块,家具只是其中一部分。而我在可持续领域的努力,一个很好的例子就是参与这个实验班以及在德稻成立工作室。我的设计团队其实也算是教育的一个部分,只是受众不是学生,而是设计师、工厂、经理这些人的对接。以前在中国生产主要是因为便宜,且中国劳动力廉价,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如果工厂想要可持续发展,价格低廉已经不是唯一的竞争力,你需要投入更多钱进去,让产品创新,和其他人不一样,才能让你的公司和品牌在市场上立足、长久发展。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变化,就是量到质的发展,以前大家大量生产,不考虑质量,但是现在人们更多注重质量,而非数量。客户群体也是这样,他们不会花钱买很多,但是他们会买质量好的、精致的东西。

中国设计师要去理解自己的文化

当被问起对培养中国的设计师有什么建议时,Dirk Wynants(万德伦)表示,中国是一个具有5000年历史文化的大国,要做出好的原创设计,年轻的设计师们要去学习中国自己的文化和传统,并对传统文化进行剖析和研究,而不是一味地效仿国外当下的流行。

Q:您对中国下一代设计师的培养有什么见解?

A:比利时工业化刚起步的时候是效仿英国人,当时污染很严重,带来了很大的损害,但是一百年后,他们也已经解决了之前工业化发展带来的问题,目前通过科技的发展,让比利时也成为世界创新国家之一。

我认为中国的发展也是从这个阶段开始的,发展的同时肯定也会带来很多问题,需要之后慢慢解决。中国科技发展是非常快的,我认为中国目前的经济发展需要好的设计带来可持续经济增长。我们现在这个专业培养设计师也是推动中国可持续发展的一个步骤,很多学生刚开始选择加入这个专业的时候,他们会想着要学习西方专业知识,成为西方设计师。我觉得作为一个中国人就应该成为一个适合中国市场的设计师,而支撑中国设计师理念的还是中国文化。中国历史悠久,我本人对中国文化也很感兴趣,我们在培养中国设计师的同时,也会为他们挖掘中国的文化底蕴,让他们从中国历史中找出自己以后设计的支撑点,我们的野心就是要把他们培养成中国最好的设计师。为了更好地培养学生,我们还有一个交换生项目,比如,与比利时西弗兰德大学(Howest)合作,他们的老师会过来给学生授课,他们的学生会一起参与到项目设计中,我们的学生也可以去西弗兰德大学学习。

Q:您觉得“实用”和“创新”这两个词对于“可持续家具设计”而言,哪个更重要?

A:这两个因素确实都很重要,但其实还有很多附加项,比如人体工学、美学、经济型、生态…这些都是需要考虑进去的,我没有办法去选择哪个更重要,这些因素的平衡才是最重要的。如果你设计出的东西很好看,但是不实用,或者你设计出一个东西实用性很好,但是它很丑,这都是不行的。如果最后卖不出去,也是违背可持续设计初衷的,因此这些因素的平衡才是最重要的。


0% (0)
0% (10)
关键字:
上一篇: 林丹为谌龙打抱不平:盼里约不是我奥运绝唱
下一篇:红豆七夕节 天下有情人 传递爱情之美

网友评论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人才招聘- 免责声明- 网站地图